羊咩咩咩咩咩

飞奔的羊道长是也

爷爷奶奶不喜欢我妈,小的时候他们也没怎么管过我,还常常把我的东西拿走给表哥,自从我弟出生两家关系才好起来,亲人已经这样了没法选择,我以后还是好好对待我妈吧,其他人,呵呵。

马贡多在下雨呢


草稿本上出现了两页奇怪的菜谱,怎么看也不像是我的笔迹呀,还有烤丁丁是个什么鬼菜名啊,这么可怕的东西是谁写的呀!ヽ(゚Д゚)ノ


今天收到了第一份完整意义上的工资。晚上寝室楼炸开了锅,据说有个拿刀的疯子,想起从图书馆回来,就一直有人跟在后面的脚步声,有点后怕。吃晚饭的时候碰到了两个外教,还是很不好意思和老外说话。有人生我气了,不愿意搭理我,因为一点小事,给了台阶,人家却不愿意下,难过,也算了。


攒够了鱼干,扩大了家


楼下的树像是一夜之间开了花。可惜手机拍不出它的美。


好久没出现新猫了


这只肥猫是个什么鬼!把猫粮都吃完了!一本满足的摸着肚子什么的!!


有道越来越会卖萌了